HZ-九濑

[OP:基罗/马艾/唐鳄]
[FATE:枪汪/帝韦伯]
[BLEACH:一葛/修恋/海修]
[HXH:芬飞]
[MCU:盾铁]
[NARUTO:角飞]
[全职:卢刘/包罗]
[JOJO:阿布波]
[SHAMANKING:莲轰]
OP厨 fate厨lancer厨 HXH厨 DW12th厨

© HZ-九濑
Powered by LOFTER

【日常】流年不利

六月一定有毒。

微信朋友圈一片哀嚎。好像所有人都在倒霉。

我也是哀嚎的人之一。

三次元爆炸。大概会匿一两个月。虽然各种更新已经断了有一阵子了。

从之前一段时间开始就不太好过。

最近在经历这几年中最大的痛苦。

祝自己好运。

【一葛】失语者(3)

头一次知道lof居然有敏感词(

不知道为什么 快把整篇文都分隔了也没卵用【微笑

【2016百日双枪祭】Day.94 DEVOTION(6)

终于写到这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【转圈】

爆字了【夸我】

终于要开始甜腻腻了好感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【翻滚】

自己做的设定吐着血秃着头也要写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谨慎食用】

CP:迪尔姆多 X 库丘林

   伊斯坎达尔 X 韦伯

   兰斯洛特 X 雁夜

   言峰绮礼 X 吉尔伽美什


头发灰白的男人缓缓张开了眼睛,视野里是一片久违了的温柔蓝色。

间桐雁夜动了动手指,在手边摸索了一阵...

信仰充值到账

没存在感团团:

充值的信仰已经到账!

法狗大哥帅的人腿软!

你们去抢黑狗!我只想静静的抱着法狗大哥舔舔舔!

【一葛】失语者(2)

文卡的厉害= =

一葛大法好0w0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黑崎一护站在吧台后面望着门外发起了呆,屋里唯一的客人显然心情不太好,一桌之隔的男人坐在高脚凳上阴测测的盯着自己的脸有一阵子了。

“喂,橘子头。”男人把酒杯往桌上一跺,酒晃荡出来不少,还有几滴落在了一护的袖口上。“冰块”他说。

“稍等。”一护已经懒得在纠正对方对自己的称呼了。他顺手拿走了男人喝空的酒瓶,又把装满的冰桶“啪”的一声跺在吧台上。落在他脸上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尖锐起来——男人停下喝酒的动作,目光越过杯口,微微眯起了眼睛,死死盯住了自己。

于是,黑崎一护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...

【一葛】失语者(1)

CP:黑崎一护X葛力姆乔

主题曲:Never Too Late-Three Days Grace


晦暗的夜,蝙蝠飞快的在月光下划过,又消无声息的躲进阴影里。葛力姆乔动了动僵硬的肩膀,压低声音通过无线电通讯器恶声恶气的向伊尔弗特抱怨:“说好的目标呢。老子跟个傻逼一样在这破地方蹲了一个多小时了!”

过了许久,那头才传来伊尔弗特小王子懒散的声音:“啊——他们换路线了,抱歉啊老大。”

等葛力姆乔一边骂着娘,一边从树林中走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将近半个小时之后了。他臭着脸拨掉头上沾着的叶子,找到自己藏在灌木丛后面的爱车,重重的跨坐上去。把额头上的防风镜拽下来带好,葛力姆乔的双手握住车把猛地拉响了...

【2016百日双枪祭】Day.80 DEVOTION(5)

为了踩上死线吃掉了不少字数 草草更了【土下座】

大写的崩溃 果然还是得攒点稿子

感觉中间好像都在虾写(?)= =总之先凑活吃吧 过几天重写= =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高墙里的时间很模糊。这里没有时钟,没有指针,没有日历,没有任何记录时间的东西。几乎没有人有时间、天数的概念,因为在漫长的,没有尽头的循环式的日常中,这些总会渐渐失去意义。

浑厚的撞钟声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响起来,一遍遍回荡在巨大的环状的高墙里。这是高墙内的住民唯一区分时间的唯一参照。日光已经覆盖了一部分区域,给灰白的建筑镀上少有的暖...

【2016百日双枪祭】Day.66 DEVOTION(4)

私心祝贺帝韦伯 兰雁成为常规cp【散花【滚

这更是迪X姆多把X丘林睡了的故事【其实并不是这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4)

两人回到lancer的营地通道里,发现一整个巨大的营地里居然没有一个人被吵醒。耳边尽是些此起彼伏的呼声和磨牙声。

“我相信爆炸声是大到足够把整个高墙内部都吵醒的。”迪尔姆多摸了摸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后脑勺,对营地里的一片祥和表示疑惑。

库丘林蹲在迪尔姆多边上,直直地盯住黑擦擦的营地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两人之间沉默了几秒之后他突然开口了。

“我来这地方才两天。”他把目光收回来,转投到迪尔姆多脸上。“可是说实在的,我...

【双枪】(枪汪)深海(2)

lancer死亡有】花式虐枪【慎】

本来想更PAUSE结果写差不多了 还没保存 

就被猫主子一按电源键强行关了电脑  蒙逼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http://y.qq.com/#type=song&mid=003WD6RS2JazbA&tpl=yqq_song_detail&play=1

迪尔姆多被堵在车流的中间,大概除了下车步行去研究所之外,没有办法能让他准时到达了。他烦躁的摆弄了两下手机,屏幕上显示的8:45am的数字正好遮住了背景照片里蓝发人的小半张脸。

他给恋人发的短...

【双枪】(枪汪)深海

【开场lancer死亡有】预警!预警!预警!

终于还是写了这个想写好久的梗 诶嘿 来自doctor who SE9-09

有些人可能会被戳雷

【大】【写】【的】【慎】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深海

主题曲:THE WATER-hurts

http://y.qq.com/#type=song&mid=003WD6RS2JazbA&tpl=yqq_song_detail&play=1


CP:迪尔姆多X库丘林...

【2016百日双枪祭】Day.52 DEVOTION(3)

每次的感想都只有:这缓慢的进度【望天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。

库丘林又一次检索了一遍自己的记忆,他现在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,他对长枪尾部名字的出现毫不知情。那么——他翻了一个身,继续着思考,钢丝床发出不可靠的吱嘎声。那么,那个和自己完全一致的笔迹该如何解释。情况一:自己以前来过这里,因为某些原因忘记了。情况二:有人预料到了他的到来,在不起眼的地方刻下名字作为提示。甚至他的到来就是某种必然。库丘林在脑中罗列着。不过可供检索的记忆少得可怜,甚至可以说少的有些奇怪。他只记得最开始的礼堂,台上有个严肃的家伙在说秩序之类的鬼话。

可在...

【双枪】(枪汪)Pause(1)

主CP:迪尔姆多X库丘林

副CP:兰斯洛特X雁夜


迪尔姆多把手机转了转方向,把屏幕上三角正对着的方向和自己面向的方向对齐。“沿着大路直走600米后左转,再走300米。”

他反复看屏幕确认着方向,在拐进那条诡异的闪着红色霓虹灯的小巷之前犹豫了几秒钟。迪尔姆多深吸了一口气,紧了紧肩上的背带,还是去看一下吧,恩,大概看个两秒左右。

他这样想着迈开了腿。

地图导航的确没有骗他,在苦笑着拒绝两位丰满的大姐姐的招手邀请,飞快走过那遥远的300米之后,他站在了一段看起来摇摇欲坠的老旧木质台阶前,侧边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坏了一半的霓虹灯广告牌,只有前面几个字母还在不屈不挠的闪着蓝光,迪尔姆多仔细瞧了...

【2016百日双枪祭】Day.38 DEVOTION(2)

这缓慢的进度【望天 

私心的帝韦伯出来了 感动 后面可能还会有一些私心的西皮  如果戳到雷那真是抱歉了【OTZ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在晨训的长跑过后,潦草的吃过一顿味道实在令人不敢恭维的早餐,一大群人站在了枪术训练场里。库丘林边四下张望着。这个训练场实在是非常简陋,粗糙的地面上布满了尘土,依旧是灰白的混合墙壁,铁架上放着成堆的长枪,那些断掉了的则被随意丢弃在角落里。训练场大约有营地五个大,不过这个地方也和营地一样,没有一扇窗户,只有十来个嵌在墙里的排风扇呼呼转动着。

“现在一人去拿一柄长枪。“一...

【2016百日双枪祭】Day.24 DEVOTION

DEVOTION


n. 献身,奉献;忠诚;热爱 


主CP:迪尔姆多X库丘林

副CP:伊斯坎达尔X韦伯(其余未定 

主题曲:blind-hurts

http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26348265&autoplay=true


“秩序意味着光明和安宁,意味着内在的自由和自我控制;秩序就是力量。秩序是人类最大的需要,是真正的幸福所在。”

礼堂里站的满满当当的,台上慷慨激昂的演讲没有打动他丝毫——库丘林无聊的看着窗外。钢筋、铁块和石头混合堆成的巨型建筑参差错落层层错错,只在缝隙里给蔚蓝色天空留下...

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做了个汪酱的mc皮肤= =

有空再做个枪哥 和基友联机一人一个简直happy  

汪酱和枪哥的马赛克大冒险 (不

不要脸的加了双枪tag= =


突然觉得可以用mc来做同人衍生什么的= =恩 这是个好主意!

【黑枪X汪酱】死棘

每次一听hurts的歌就感觉喘不上气来,真·每个呼吸之间心脏都在疼。

听着hurts的mercy脑子里全是这个画面。所以就写出来了。不过从歌词上来说somebody to die for蜜汁合适 诶= =hurts的歌太戳

关于坏掉的枪哥和坏掉的汪酱。恩= =略抽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视野被一望无际的玫瑰花填满,空气里充满了甜腻的气味。天空像垂暮老人的双眼,苍老而浑浊,卷动云层的风是滴落的眼泪,沾湿了这个永恒不变的黄昏。黄色和红色的蔷薇花挂在栅栏的尖刺上,垂头丧气的看着他。蓝发的男人躺在花瓣的怀抱

【双枪】[枪汪]假面(2-3)

自己看这都觉得很迷= =诶 大纲看着跟真的一样 写出来这个样子(跪

总之没有欢乐有治愈也行对不对0w0

旧枪私设有【注目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2)

偌大的礼堂里只有校长一个人热情洋溢的发表着他的长篇大论。下面的一票被逼一早放弃睡眠的听众已经阵亡了不少。其中当然就有库丘林。这里又不得不提到贴心小天使卫宫,他总是会挑好适合睡觉的位置。可能是因为礼堂的空调打得太足,或者是因为坐着睡觉实在不怎么舒服,困如库丘林也睡得并不踏实。

他做了一个梦,梦里他抬起手反复看了好几遍,但视野里只有一只晃动着...

【修恋】膏肓之疾

在lof居然没有修恋的组织我的内心是崩溃的 总之冷cp什么的一个人乐乐已经习惯了= =高一写的然而我现在大学已经毕业了_(:з」∠)_

这是一个非常苦情的故事= =(一对好基友终于修成正果的故事

说到高中就是无尽的暗恋,想要表达出那些窃喜还有苦恼的心情。虽然我的高中只有YY+放假和基友联机打游戏= =

青春的味道= =(完全自娱自乐的产物

ooc有!【注目】

主CP:桧佐木修兵X阿散井恋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1)

修兵隐约记起十八岁的盛夏,那个让他失去全部救赎的下午。拳头招呼在脸上,...

【双枪】[枪汪]假面

在虐两个幸运E方面我简直有特别的喜好,于是这次想写个治愈的小故事= =不过大过年的应该欢乐一点对不对 恩 

我明明是个治愈的人(gun)却是个BE爱好者。

第一次尝试欢乐的类型= =总之尽力写的欢乐一点。恩


顺便新年快乐啊大家


OOC有!【注目

CP: 迪尔姆多X库丘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看不见你自己,你能看见的只是自己的影子。...


【双枪】[枪汪]Close Your Eyes(序-2)

去年的5月的老坑 嗯 给自己一点动力赶快写完吧= =

当时莫名其妙想到梗就码了开头  嗯  写的时候也很随意

总之 文笔很随意 嗯 

大纲都还没有出来总之就是很迷的这么一个玩意

【CP:迪尔姆多X库丘林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I remember tears streaming down your face, when I said I’ll never let you go. When all those shadows almost killed...

【双枪】[枪汪]空城

13年夏天写的梗= =

本来是准备用在枪汪另一篇长文里面的一个梗 结果脑洞一开 就有了这篇 有点抽象的 文  

总之能有人看得懂就好了【哭笑

[CP:迪尔木多X库丘林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世界末日之前如果可以实现一个愿望,你会许什么样的愿?


库丘林从梦中惊醒时顺手打翻了床头柜上的水杯。他坐在床沿上深呼一口气,简直想冲个澡。空调因为定时器在几个小时前就自动关闭了。该死的天气!他这样想,把满身大汗手脚冰凉的原因归结于令人无法忍受的炎热季节。

冬木市正在迎来...

【MA】火苗

其实是13年夏天写的短文   只给两个基友看过= =

一看已经过去两年半了= =

这篇文的初衷其实是想治愈一下自己 恩

扎根lof  决定不再自娱自乐  总之  能治愈就好

【CP:马尔科X艾斯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马尔科把课本拍到艾斯脸上的时候,正是社团活动结束连校园都开始慢慢安静下来的时间。还在教室里睡的欲仙欲死的黑发少年噌的一下直起身来,嘴里含含糊糊的喊:“对不起老师我睡着了”。“回家了。”马尔科拎着包站在旁边,低垂着眼视线扫过艾斯衬衫领...

TOP